您所在的位置为:首页 > 团体风采 >

云南耿马文艺演出团队的风采(青春派)

时间: 2020-01-09 20:09 字号:||

“小团队要做出一流影响,一得练好基本功,二要靠扎根民族文化沃土”

“外出演出大家都一起活动,管理说到底靠的是团风,现在的团队像个大家庭,队员们暗自也在比学赶超”

“他们的歌舞来自民间又回馈民间,像傣乡佤寨的山风一样自由自然”

听说要开个小座谈会,团长王峰有点为难:没有专门的会议室,找个合适的场地都难,后面商定在排练室开:200多平方米的排练室,由老法院的审判庭改造而成,几个人围坐,演员们在旁边翻跟斗、压腿练功。

记者眼前都是年轻的脸庞,彬彬有礼,一腾一闪有模有样。他们是“耿马文艺演出团队”,31个人,平均年龄十八九岁,学历多是初中。耿马傣族佤族自治县地处临沧市,毗邻缅甸,“耿马”傣语译为“勐相耿坎”,意思是“随白色神马找到的黄金宝石之地”。

若非亲见,记者难以相信:就是这样一支县级文艺队,创作出火遍傣乡的“泼水舞曲”;引领着当地民族服装的风尚;《马鹿舞》《女创拳》《舞刀少年》等舞蹈屡获省级比赛大奖;整天走村串寨挖掘抢救民族文化。盛夏时节,记者来到耿马,走进这颗文艺新星的世界……

潮起来——

小团队追求一流影响

葱茏的坝子像块翡翠,凤尾竹摇曳,大片玉米等待收获,红色屋顶的傣家楼房点缀其间。车子拐进滚乃村,两个身着红色筒裙的少女骑着电动车迎面而来。“这就是‘琵琶襟’傣装,如今村里年轻人流行穿”,王峰摇下车窗兴奋地说。

王峰是耿马县文化馆馆长,也是县文艺演出团队的团长。1983年出生的他从师范院校毕业后,到孟定镇一所小学任音乐老师。从小喜爱传统文化,他经常编排文艺节目,对民间歌舞熟悉。2013年他调入县文化馆,负责文艺演出团队——当时这支队伍正处于困境。

耿马县副县长唐青华介绍,县文艺演出团队成立于上世纪60年代,历经50多年风雨,一度徘徊不前,2012年只剩下7个演员。在县里的支持下,王峰坚持“出人、出戏、走正路”,带人到处找市场,2016年起每年获得县里100万元扶持。唐青华分析,少数民族地区的基层院团改革需要政府更多支持,才能实现社会效益最大化,“放逐市场可能走向消亡”。

王峰在耿马是“名人”,在许多地方可“刷脸”。他在滚乃村刚一落座,就有人闻讯赶来。这一是他下乡采风、演出多,二是他和他的团队在微信、抖音上挺火——借泼水节的热乎劲,近两年两个“泼水舞曲”,让他蜚声西双版纳和德宏,甚至闻名东南亚。而这两个“小制作”,自编自演投入不足两万,网上点击量却几百万。有网友留言:视频展现了耿马人的文化自信,展示了边疆儿女的幸福感,超级棒!

就是这支县里的小团队,舞得了“阳春白雪”,也跳得好“下里巴人”。团队的《马鹿舞》获得省民族民间歌舞乐展演金奖;《舞刀少年》获云南省群文艺术最高奖“彩云奖”。对一个县级文艺团队来说,这成绩在云南屈指可数。

王峰团队在平时表演中坚持服装的“正统风格”。为此专门跑到博物馆看老照片,衣服怎么裁剪,头饰怎么设计,乃至图案纹饰都有根据。县里的文艺活动加入民族服饰展示,让传统服装秀出来。传统样式融合现代面料和纹饰后,一改许多人“传统服装是大爷大妈穿的”刻板印象,让端庄秀丽的传统审美在耿马活起来。王峰告诉记者,因为经常下乡,团队的着装样式很快就有人模仿,成为“穿在身上的文化”。

他认为:“小团队要做出一流影响,一得练好基本功,二要靠扎根民族文化沃土。”

苦出来——

练就扎实基本功

早上8点半,排练室里雷打不动的练功开始了。男女队员各排成一列,大多数赤着脚,前桥、侧翻、前空翻、踺子后空翻——地板跺得咚咚响,谁的基本功怎么样一望便知。李波练得有些吃力,他进团13年,今年35岁,与十八九岁的弟弟妹妹团员比,“软开度”差些。身为副团长的他却说:“大家的标准是一样的,不坚持练功,和村里的文艺队有啥区别?”

只要不演出,这支队伍每天都坚持在简陋的排练室练功。私下里,王峰几次提醒记者:利用采访多鼓励鼓励队员们。记者知道,他们中没有一个是专业院校毕业,都是村里孩子,大多十五六岁入团,谈不上舞蹈“童子功”,有的还卖过衣服、摆过小摊。

训练他们的杨忠寿老师今年72岁,从临沧歌舞团退休发挥余热来指导。杨老师很传统,挂在嘴边的话是“台上要显贵,台下得受罪”!他认为文艺队里的年轻人别指望挣大钱,目标是要在舞台上赢得喝彩。尽管队员们很努力,杨老师还觉得有遗憾:“半路出家”跳舞,腿好练腰不好练。他说:“近几年演员进步挺大,但离专业目标有距离,我们还在路上。”

收藏   打印   关闭 上一篇:罗湖优秀青年集体风采展开展 将持续至5月8日 下一篇:贝壳代表队